股票配资歡迎您的到来!

新聞动态

KAESAR NEWS

凱莎公司依托合作方的技術研發力量,投入了大筆科研资金,不斷開發和吸收國際先進专有制造技術,聯合國内高校和科研機構,共同開發AGV(無人駕駛牽引和搬運設備),
重型模具搬運設備,新能源物流車,重型牽引拖車,并根據企业的不同生産需要,为客戶開展一對一項目對接,設計和建造了多個高水準的自动化物流系統,
同時提供专用設備非标設計,項目不分大小,都必須确保工程質量精益求精,展現出凱莎不同于行业其他廠家的技術和研發能力。
首頁 > 新聞动态 > 行业资訊
在發达國家再工业化的大環境下中國制造业的反思
發布日期:2014-1-25   浏覽次數:   作者:凱莎工业   来源:http://www.newicf.com
       無論是從工业增加值指标,還是從经常貿易賬戶餘額来看,美歐發达國家在全球金融危機以来推行的“再工业化”發展戰略已取得了初步成效。
  根據美國波士頓咨詢公司的一份研究報告,未来六年美國工业競争力将持續上升,每年将從其他出口大國“奪取”700億到1150億美元的制造业出口額。與此同時,我國制造业發展的前景卻出現令人憂慮的迹象。根據最新公布的數據,1月份彙豐中國制造业PMI降至榮枯分界線之下,而産能過剩問題在近些年更是一直困擾着我國制造业的發展。
  在發达國家“再工业化”如火如荼之際,中國制造业将面臨怎樣的挑戰,出路何在?
  應當看到,在現有國際産业分工格局中,發达國家主要占據産业鍊高端環節,中國制造业仍主要集中在中低端,目前的産业轉移壓力主要来自于其他勞动力成本更低的發展中國家,與發达國家的直接競争關系不明顯。因此,“再工业化”中出現的制造业回流發达市場,對中國雖會有一些影響,但總體沖擊程度有限。此外,就中低端環節而言,中國除了人力成本較低以外,還在産品供應鍊等方面具有優勢,國内市場未来的發展空間較大,對外资仍具有較強的吸引力。受到全球经濟複蘇疲軟及歐債危機持續惡化等因素影響,2012年中國實際使用外资(FDI)金額同比下降3.7%,但2013年迅速扭轉跌勢實現了4.8%的增長,全球對華投资的總體趨勢尚未扭轉。
  但需要警惕的是,發达國家可能将通過“再工业化”再次占領制高點,對中國提升産业競争力形成挑戰。在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誰为主導雖然尚未有定論,但“再工业化”與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結合,将可能使發达國家在科技、信息、资本等方面長期積累的優勢進一步強化,搶占全球産业鍊關鍵環節,主導新型裝備、新材料的生産和供應,成为未来科技革新與産业革命紅利的主要受益者,这将對中國提升産业競争力形成挑戰。
  一方面,從盈利能力及品牌地位来看,中國制造业競争力與發达國家存在較大差距。近30年来,中國制造业经曆了追趕乃至在規模上超越主要發达國家的過程,2010年中國制造业增加值在全球占比超越美國,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國。但從整體来看,我國制造业仍處于産业中低端水平,盈利能力及品牌地位有待提升。從國内来看,2012年入圍中國500強的272家制造业企业利潤占比僅为25.04%;從國際来看,我國制造业缺乏世界一流大型企业與知名品牌,在全球産业鍊中的高附加值環節份額相對較小。
  另一方面,從研發投入比較来看,中國制造业競争力提升亦面臨較大挑戰。近年来,我國對研發的重視程度不斷加大,研發投入規模占GDP比重從1995年的0.6%逐步提升到2011年的1.6%,但與美歐發达國家仍有一定差距。目前在全球研發投入排名前50的企业中有18家为美國企业。預計美國2012年的工业研發经费将达2730億美元,即使扣除美國企业在境外的相關投资,也将超過中國的研發總額。美歐發达國家長期以来積累的研發優勢使其搶占了技術制高點,其借此在各種技術指标上設定的所謂“國際标準”,更是對我國制造业向高端發展形成較大挑戰。
  挑戰與機遇往往是一個硬币的兩面,發达國家“再工业化”也为中國實現跨越式發展帶来機遇。
  首先,發达國家“再工业化”與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向我們展現了不同于傳統流水線、集中化機器大生産的全新生産方式,生産要素、組織模式乃至市場供給與需求都将出現重大變化。这對我國進一步推進增長方式轉型、實現可持續發展給予了重要啟示。未来在繼續堅持增長方式由粗放式向集約式轉變的同時,應将轉型的對象從生産要素結構進一步擴展至供給結構、需求結構等領域,以经濟結構戰略調整为主攻方向,更強調協調经濟發展與自然環境的關系,個人、城鄉、區域間的利益關系,國民公平待遇關系,推动经濟發展方式加快轉變,實現经濟長期可持續發展。
  其次,“再工业化”是發达國家反思過度“去工业化”、推动回歸實體经濟的發展戰略。“再工业化”并非簡單的制造业回歸,而是在發展先進制造业的基礎上,加強制造业與服務业的融合,實現服務业高端化發展,優化産业結構。
  在過去一段時期,我國産业結構雖然順應需求變化,并支撐了经濟高速增長,但産业過度集中于原材料及加工制造中低端環節等問題,也成为影響我國未来经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十八大報告明确指出,推進经濟結構戰略性調整是加快轉變经濟發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優化産业結構是新時期加快轉變经濟發展方式的根本出路。在推动産业結構調整轉型的進程中,應充分汲取發达國家過度“去工业化”及發展高風險、高杠杆的金融业務導致實體经濟與虛拟经濟脫節的经验教訓,借鑒其“再工业化”發展戰略中具有前瞻性、符合發展大勢的政策措施,根據不同類型行业的特點,有重點、有差别地推進結構優化升級,重點通過突破研發、設計、營銷網絡、品牌和供應鍊管理等制約産业結構升級的關鍵環節,改造提升制造业,優化三大産业比例關系,建立完善現代産业體系。
  如今主要经濟大國之間的競争越来越集中于主導産业和戰略性新興産业的控制權方面,“再工业化”以及第三次工业革命使得中國取得先導性技術突破并将其産业化的需求日益迫切。《“十二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産业發展規劃》已明确将新一代信息技術、節能環保、新能源、生物産业、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等七大産业确立为發展重點。未来應以戰略新興産业的發展为契機,進一步加快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突破制造业數字化、智能化關鍵技術,在工业革命制高點與市場先機的争奪中占據有利地位,實現産业競争力的持續提升。

版權: 雅休配资  皖ICP備12001203号  技術支持:電动股票配资  [XML地圖]  [HTML地圖]  
工廠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居巢经濟開發區向陽南路18号     電  話:0551-82855638

雅休配资版權所有